本所即日起徵求合作心理師(已截止)
醫院裡的心靈補給站
台灣有沒有「心理醫師」?
什麼時候該找心理師?
婚姻諮商 共度難關
 
醫院裡的心靈補給站
可言心理諮商所 / 郭珮婷諮商心理師

  當你在醫院聽到「心理諮商」或「心理治療」這個名詞會聯想到什麼?大部分的人有這樣的反應:「那是精神病人的治療」、「心理有毛病的人才需要的」、「最好我不需要」、「就是聊聊天有什麼療效?」 ….. 不管你是醫生、護士、醫療相關人員、病友或病人家屬,相信或多或少對於「心理諮商」感到遙遠且陌生,甚至因為心理諮商的進行方式普遍是會談,且要求談話內容進行保密的情況下更多了一層神秘感。

  在醫療體系裡,我們很習慣「掛號 - 問診 - 拿藥」的模式,除了心智科或精神科比較談及「心理」問題之外,仍然以病理取向為主進行「評估 - 診斷 - 治療」模式,好像來到醫院看病只是為了解除身上的症狀,然而我們忽略到自己正在面對「疾病」和其帶來的心理衝擊和影響。不管今日你在社會上的身份如何,只要談及「心理」層面,我們往往就會被社會貼上「不好」的標籤,似乎我們的社會架構只允許「良好」與「成功」被彰顯,殊不知每個人其實都這麼的「真實」在面對生活中各種不同的處境和抉擇,不管這些處境是好是壞,我們都正在努力地因應,我們也都經歷著許多複雜的情緒。

  當走進醫院的病房、手術室外等候區、安寧病房、門診候診區、診間裡,你可以看到人生百態一幕幕正在上演:家屬正在手術室外的等候區等待親人趕快多離險境,臉上的表情著急且慌張,甚至害怕失去;病人為了不想吃類固醇影響身體變形而跟醫生爭論;病人躺在病床渴望趕快出院賺錢因為家裡需要有人工作;有人因為生病住院無法完成學業感到難過與憤怒;有人意外懷孕卻不知該墮胎與否陷入難以抉擇之中;有人生命即將消逝但等不到家人來看他;有人因久病臥床家屬照顧疲乏引起家庭紛爭;有人為了懷孕嘗試好多次人工受孕卻沒有成功引發夫妻失和,有人因癌症復發感到挫敗 … ,病人和家屬面對生、老、病、死的衝擊不知不覺也影響醫護人員,醫護人員也經歷了病人和家屬的替代性創傷。

  在醫院裡,無論是病人、家屬、醫護人員,我們好需要處理自己面對的衝擊,也需要更多照顧與關懷自己,這樣的需求正是「心理諮商」可以補給的部分。在醫院可以進行的是「醫療健康的心理諮商」(簡稱醫療諮商)。醫療諮商是一個協助病人、家屬或醫護人員透過會談等方式獲得情緒支持、釐清困擾與狀況、溝通醫療決策、找出問題的癥結、討論如何抉擇、尋找可行方案、尋找自我的正向力量 … 等,對自己、家庭、或工作環境有更多發現和瞭解。在諮商關係互動中,有一位受過專業訓練的諮商心理師陪伴你處理事件帶來的心理衝擊與兩難,同時去探索自己內在的心路歷程,讓你覺察到自己的某些部分,亦或是安全地宣洩情緒,從而獲得處理的方式和能力。經過一段時間的會談後,會對自己有不一樣的認識與成長。

  「醫療諮商」好像醫院的「心靈補給站」,在你正面對的議題上補充你所需要的,讓你不會孤單或壓抑,而是能夠在「諮商」歷程中重新調整並得力出發!

  醫療諮商要走入並有、家屬與醫護人員之中,因此進行的方式可分為個別會談、病床會談、門診、手術等候區會談、醫療決策諮詢、家屬會談,每一種會談的方式大同小異,區別在於保密與人數的異同。醫護人員、病友可以選擇預約的方式進行個別會談,在醫院照顧病人的家屬亦可以選擇預約家屬會談,這兩種會談的方式傾向於在一個安全且獨立的會談室進行,談話內容受到保護,可以增加安全與信任感,且進行方式多數以一週一次,一次一小時為原則,有不等的療程時間;而病床會談和門診、手術等候區會談是因應及時的需要,談話內容可能無法受到安全保護,但亦可以運用專業技巧提供情緒支持與抒發,會談次數不一定,多半以「一次諮商」為主。若病友或家屬遇到需要做決策時,醫療決策諮詢可以發揮一些功用,諮商心理師可以同理其情緒之餘,協助病友如何做分析,同時可以提供基本的衛教知識予以協助,讓病友或家屬可以在緩衝之際好好做決定。

  不知道現在的你對於醫療諮商是否有多一些認識?期待你一直抱著更多的好奇與期待來瞭解「心理諮商」如何帶給人驚奇的力量!醫院的「心靈補給站」需要身為醫生、護士的你大力支持與體驗,也需要病友與家屬勇敢使用它,它會給您意想不到的滿足!

( 本文刊載於 2010 年 4 月 第 59 期 台北市諮商心理師公會通訊 )
可言心理諮商所 地址:台北市忠孝西路一段50號13樓(KMall 13樓) 電話:(02)2388-7802 網頁設計維護:Marcus